酱酱

纯纯的瑶光子民谢谢~ALL离/黎ALL都很OK的…护我瑶光万年

黑明x白明 慎入

打卡上车谢谢~

【师门私设年贺】

锦年至,浮生日暮。
吹落絮,迎风无度。
遥望城池一路。
年岁末,人平安。
落尽寒梅,满城微暖百家欢…

被院子的鞭炮声吵醒,嘟囔着拉被子盖过头,而后又似是想起什么,猛地掀开身上软绵绵的被子坐了起来。浓重的硝烟味中传来忙碌的脚步声,按照惯例懵了一会之后,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利索地穿好衣服。

“终于舍得起床了?”师父依旧穿着淡雅的白袍,手里端着几盆瓜果走过我房门,伸手拿下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无视身后能把人盯出洞的眼神,一溜烟地跑了。转入一个拐角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瘦弱却温暖的背,头顶传来温润的声音:“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怎的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抬头一看,穿着款式与师父差不多的白袍的师兄正拿着两个对联往鎏金柱子上贴。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不伦不类风格迥异的衣服...呃...大概是个假徒弟没跑了。咬了一口手中娇艳欲滴的苹果,喜滋滋地问人需不需要帮忙,却得到一个“你身高不够”的回答。生气地把咬了一半的苹果塞在人嘴里,气哄哄的走掉。

我从厨房的门框旁伸出半个头,看着里面热闹成一团,可太师祖一人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包着饺子完全屏蔽了身边一群打打闹闹的。悄咪咪绕过其他人溜到师祖旁边,师祖含笑伸手揉了揉我的发顶:“来,师祖告诉你哪个饺子里放了小金币。”说罢就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六个精致的白团,连忙感激地点点头冲着师祖甜甜一笑。可是师祖啊...你面前这上百个饺子都长得一摸一样,出锅之后谁还认得谁啊?!
在院子里东转转西晃晃,天也慢慢黑了下来,四处张灯结彩。窗花、年画、对联贴满了大大小小的房间,平日里略显古雅的小院也带上了喜庆的意味,饭菜的香味充溢着每个空间。一大家子在饭桌上推杯换盏,祝福语欢笑声一浪接一浪。

年夜饭过后,众人坐在小院的碧湖旁围着暖炉守岁,长辈们看着几个小辈在旁边行酒令猜谜,一时间好不热闹。子时过了一阵,大伙儿们都纷纷回房了,我在湖边站了一会,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忘了呀......

诶...我的压岁钱呢?

隐世

【水仙啦水仙啦!!】
【白话文 脑洞飞出天际】
【请忽视名字、长相bug】

1.瑶光一战,谁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也许是瑶光国主只身出城门迎天权的万马千军的勇气让执明敬佩,或是念在昔日的情分,瑶光虽死伤士兵无数,但城未破,国主无伤。打了几日之后,天权退了兵,再过了几日,瑶光国主便带了玉玺去了天权。


2.悬崖上的冷风把慕容黎的衣袂吹得猎猎作响。来了天权后,他没奢望过执明会以礼相待,但也没想到,执明是为了折磨他才让他活下来的。怪不得,星铭明明已经到了他的喉前,却硬是转了弯,斩断了他鬓边的一缕青丝。

整整三年,慕容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的手沾了那么多人的血,怎么洗都洗不净了的。罢了,他叹一声,这两个字随后消散在风中。欠你们的,今日便还了吧。


3.慕容黎跳崖了,执明听到消息之后,突然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为什么要哭啊,执明想,他慕容黎铁石心肠,害死子煜和太傅,他还没折磨够呢。他折磨了他三年,吃穿用度都是极其苛刻,他…应该是受不了了吧?曾经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放下一国之主的尊严,只身到天权,对他卑躬屈膝。他为什么不求饶呢?执明又想,如果…如果他求饶,哪怕只是说一句看在昔日的情分,他一定会对他好一点的。他也曾在深夜撞见他哭,他也曾向他求饶,可他全然没放在心上,只当,这又是慕容黎的计谋罢了。原来…他已经不信他到如此地步了…

4.慕容离背着草药从溪边经过,看到一块石头上卡着一坨红色的东西,走近一看,妈耶,咋是个人!


5.慕容离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自他把这坨“东西”捡回他的小居已经好几天了,这人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他可把他会的能用的都用上了。主要是,那个人霸占了他唯一的床,害得他一连几天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腰好痛。


6.当慕容离从集市上回来时,看到本应是躺在床上的人坐在了茶几边上喝水,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油纸包。那人抬眸,清冷的声音传过一句多谢,对慕容离的东西没多大在意。慕容离今天运气好,在山上挖到一颗小人参,去药店卖了个让他满意的价钱,兴冲冲地跑去醉香居买了一只他垂涎已久的烤鸡。

慕容离把油纸包放在桌上,叉着腰转身对注视着他的人说道:“喂!这个是我的,你可不能跟我抢!咳…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给我干活去,用了我那么多草药,你得补偿!” “我不叫喂。” “那你叫什么?” 那人被问到一愣,想了半刻,“黎慕。” “哦…啊对了我叫慕容离。” “那我以后叫你阿离吧。”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慕容离心想,跟你很熟啊叫的那么亲密!有些怒气的人看着慕容黎变得落寞的神情,心中有些不忍,“哎呀好了好了,随你吧,你想怎么叫都可以。” 慕容黎的思绪被无奈的声音拉回,“黎慕你赶紧给我劈柴去,不然你拿什么赔我买的药!” “以身相许如何?” 被点名的人戏谑地看着慕容离,“你再不去我就赶你走!”

“阿离别生气,我这就去。” 慕容黎起身往外走,到门边时踉跄了一下,阿离翻了一个白眼,急忙走过去扶了一下,“算了算了,你不用去了,先跟我辨认草药吧,等你好了以后就跟我到后山去挖,然后到集市卖了。” ”嗯好,所以说,你给我的草药是你挖的不是你买来的?“ 阿离像是被戳中了什么,恼羞得跳脚,“我亲手挖的!不用力气啊!我挖的就不值钱了?!” “别气别气,我也没说不值钱啊。我跟你学,乖。” 阿离拖着慕容黎往内室走去~拿过背篓,把里面的草药一株一株摆在桌上,然后开始给慕容黎上课,“这个是当归,这是葛根,那是地胆头,这是景天……” “阿离,你说错了。” “什么错了,你才错了,啥也不懂你别叨叨!” 慕容黎也不管他,径直说道:“那个是山药不是葛根,还有这个,是石斛,挺珍贵的,还有……” 不!我不听!我才不信!他骗人!他才是错的!诶…等等…他刚刚…说什么?


7.有了慕容黎的帮助,阿离采摘草药的质量越来越好,不出半月,阿离的荷包塞得满满当当的。一日在集市上,二人路过一典当铺时,阿离停了下来。慕容黎低声询问他怎么了,他伸手摸了摸腰间的荷包,“黎慕,你在这等我一下。” “好。”


8.“当时我实在是饿得没有办法了,只好把这箫给当了,但没当到多少钱,我就买了几个包子和一本医书。后来就靠着自己采的药养活自己了,很多次我都想把它赎回来,想了想又放弃了。幸好你还是有点用的嘛,所以才把它拿回来了,改天我吹一曲给你听听如何?” “好。阿离,再过一段时间,我们的银两就够你买一把质地上乘的玉箫了,你为何执着于这把被虫蛀的竹箫呢?” 慕容黎节骨分明的手划过箫身上的虫洞,阿离喝了一口杯中的佳酿,“你不懂的,黎慕。这是我幼时的一位好友所赠,后来他随家人南下,从此杳无音信。我不舍,不舍箫,更不舍他…” 慕容黎自醒来那天,就没见过阿离的脸上有过这样的神情,仿佛一只被人抛弃的小兽,可怜得紧。慕容黎叹了口气,不知是回应阿离还是跟自己说,“我懂,我又怎会不懂…”阿煦亲手制的,嵌了短刃的竹箫;离开天权时执明费尽心思为他寻来的古泠;与遖宿决裂时毓骁赠的白玉箫…他又怎会不懂阿离的心情。“你说你懂什么?” “没什么,你醉了,回屋里睡吧。”

9.一缕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落在躺在床上的人身上。阿离翻了个身,抱住了身边的另一个人。嗯,冰冰凉凉的真舒服啊……诶!!!阿离猛地坐起来,拧过头去看睡在他身边的人。那人眉头紧锁,冷汗布满额头,口中呓语连连。阿离低头去听,只听得一句,便再无其他。

骗子,你还是负了我。


10、 阿离伸手抚平皱成川形剑眉,仔细端详着慕容黎的脸半刻,总觉得有几分熟识,摇了摇头把奇怪的想法甩出去,随后双手用力地拍着他的脸,直到白皙的皮肤渐渐浮上几个手指印,他才轻咳一声,别过身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你醒啦?”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阿离轻笑一声,心情不错似的跟慕容黎开起玩笑,“黎慕,你把我睡了是不是要负责?”“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要不,我们回忆一下?”说罢,慕容黎把坐起身的人搂住,一个翻身就把开玩笑的人压在身下。阿离急忙推搡着人,声音也带了几分颤抖:“不!不要...我开玩笑的!放开我好不好...”到了最后声音染上哭腔,慕容黎也不好再逗他,松开禁锢人的手,“抱歉。”

11、 阿离立于明月下,慕容黎拿着竹箫走过去,“吹一曲吧,你答应了的。”阿离没有开口,却用行动回答了慕容黎,他伸手接过,慢悠悠地吹了起来。慕容黎定定地望着那人,白月光落于他肩上,白袍衬得他更加清秀,像一个仙君一样,心蓦地跳漏一拍。许是感到有人在注视自己,阿离的耳朵悄悄爬上几抹绯红。

12、 自己原本也是会吹箫的,只是这双手沾满了鲜血,再拿起箫,怕是玷污了。既然执明已成天下共主,自己也得幸活下来,不如了断念想,忘却前尘旧事,与眼前人留于山野中也未尝不可。

13、 “夜深了,回吧。”慕容黎把披风给阿离系上,抓住他的手往屋里走去。二人并躺在床榻上,不一会,慕容黎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单手撑起头,看着阿离的睡颜,轻声道:“阿离,可否留我一辈子,我喜欢你啊。”明知得不到回应,可还是说了,又看了一阵,轻叹一声,卸力躺下。原来应该熟睡的人,缓缓睁开了眼,望着慕容黎的背影,一夜无眠。

14、 阿离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出现在慕容黎面前的时候,着实把人吓了一跳,“阿离你怎么了?”阿离嘟囔着:“还不是怪你...”“怪我?怪我什么?”“没什么,诶对了,黎慕,你什么时候走啊?”慕容黎笑得苦涩,“阿离你...想我离开是么?”阿离支支吾吾道:“要是不走,留下来也是可以的。”“一辈子吗?”

15、 半年过去了,二人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听闻醉香居要开一家分店,阿离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一半的钱,做了分店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股东。因为醉香居的口碑,分店刚开月余,就赚了个盆满钵满,阿离作为股东,自然得到了不少分红,笑得眉眼弯弯的。阿离和慕容离商量了几天,在周游列国还是开个小药铺间不断纠结,最后阿离一拍桌,做了决定:翻修这个小破屋,添置家具!
“老板!我要订一张金丝楠木的床!”
“订床做什么?”
“咱们两个人诶!”
“所以...?”
“我总不能一直跟你睡吧?到时候我睡新床,你睡现在那个小破床,一人一张,多好啊!”
“......”
“二位客官,要订多大的?”
“订什么订,不订了,走!”

16、 小居没过多久便焕然一新了,阿离兴奋地看来看去,家里的家具也都重置了,唯独......阿离看到那张破旧的小木床,脸色阴沉地看着慕容黎,慕容黎悻悻地摸摸鼻子。“今晚你睡地上!”“为什么?”“因为你不让我订床!”“可我们一直都是一起睡的...”“......”

17、 阿离在收拾二人的衣物时,发现慕容黎的里衣有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好奇地把东西翻出来。一枚金灿灿的令牌躺在阿离手上,令牌上印有“瑶光”二字。晚饭时,阿离难得没有说话,慕容黎正诧异的时候,对面那人幽幽开了口:“黎慕,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哪里的人呢?”“瑶光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没,随便问问。你是瑶光的王爷嘛?”“怎么会,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啊。”“为什么你会落崖?”“上山的时候失足了。”“骗人!”阿离甩出一块东西,狠狠地砸在了慕容黎的心口处,“普通老百姓会有瑶光王室特有的令牌么?黎慕,你还要瞒我么?黎慕...慕黎...慕容黎?瑶光国主?”“对,但阿离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的!”“好,你说,我听着。”
从日暮到三更,慕容黎讲了好几个时辰,才把他坎坷的半生说完。他的事迹,阿离也略有耳闻,知他经历过的比所说出来的还要艰难,竟悄悄红了眼眶。

18、 我讨厌有权有势的人,特别是王室中人。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好友并没有随家人南下经商,而是入宫当了侍卫。有一次,他被一个侯爷看中,想带他回府。好友抵死不从惹恼了侯爷,于是侯爷便把好友凌辱了。这件事我也跟慕容说过,所以当我拆穿他的身份的时,他才这么慌张吧。

19、 慕容黎搂着阿离坐在小院的上,阿离揪着慕容黎的头发问:“慕容,你真的不想回去么?”“我若想回去,早就在醒来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何必留到现在。既然我从峭壁跳下,世人皆以为我亡故,那慕容黎便是死了的,瑶光国主也不存在了,活下来的是你面前的慕容,一无所有的慕容。”“你还有我。”

20、 “老板我要订床!”
“怎么又是你们啊,来捣乱的吧!”
“这是定金,上次的事对不住了啊。”
“那不知两位客官要多大的,要什么材质的床呢?”
“刚好够两个人睡就行,用最坚固的材质就行,不然晚上老是晃来晃去,散架了就不好了。”慕容黎说完,挑挑眉看向阿离,阿离冲着慕容黎的腰侧反手一拧,“慕容!你不要脸!”“哎哟你谋杀亲夫啊!我怎么不要脸了,要不你亲亲,看看我脸还在不在?”“滚!”

21、 我心悦你。
我也是。
这辈子一起走吧。
好。

嗷嗷嗷存了存了~

何戢:

这个干货对于同为吃货的我来说,必须码!

求各位太太们产粮投喂😋


子熠君:



古人并不像我们现在是泡茶叶茶,在中国古代很长一段时间里,古人是用茶粉茶末来泡茶的。
看过好多小说同人文,作者君写来写去都是元宵、中秋,写来写去都是放河灯……诸君可以尝试写写别的东西。
下面是满满的干货!!!
由于篇幅有限,如有不懂之处请自行查阅资料。




――――――――――――




茶食加工:茶末、茶粉、茶膏、茶饼、茶糊、茶汤、茶羹、茶糕、茶糖、蜡面茶
食用方法:末茶法、点茶法、三沸煎茶法、痷茶法、羹饮法、茗粥法
烹茶用具:风炉(用于生火)、灰承(承接炉灰)、筥(用于盛炭)、炭挝(用于碎炭)、火筴、鍑(生铁锅,用于煮水)、交床(将鍑支架起)、夹(青竹制成,用于炙茶)、碾(用于碎茶)、拂末(清扫茶末)、罗(筛罗茶末)、合(盛放筛罗后的茶末)、则(用于量茶)、水方(用于盛净水)、漉水囊(用于滤水)、瓢(勺取净水)、鹾簋(用于盛盐)、揭(用于取盐)、熟盂(用于盛开水)、札(清洗茶器的刷子)、巾(擦拭茶具),当然还有专门的茶碗,如用茶盏,便可能会配套茶托(茶托出现于唐代中后期)




日常饮料:除了喝茶喝酒以外还有饮子、乳酪




饮子:汤饮,有热饮也有冷饮,比如:砂糖冰雪冷元子,凉水荔枝膏,雪泡梅花酒……
乳制品:用鲜乳加工成酪(类似于现在的酸奶)、酥(酥油,即现在的奶油)、醍醐(熟酥中渗出的油状物)、乳腐(即现在的奶豆腐),可制成乳糜(酥油加米煮成粥)或乳饼。
餐食:饼、粥、羹、臛、汤、饭、面……





元日:饮屠苏酒、椒柏酒,食五辛盘、胶牙饧
立春日:食春盘、春饼
人日(正月初七):唐代以前食煎饼(北方)、食菜羹(荆楚一带)
上元节(元宵节):玉梁糕(洛阳)、蚕丝饭、科斗羹、盐豉汤,传柑
中和节:(中和节与上巳节、重阳节合称三令节)
上巳节:食煎饼、游赏宴乐
寒食与清明:食寒具(馓子)、麦粥、子推蒸饼(汉代枣糕)、镂鸡子,宋代寒食节有蒻叶饭、姜豉冻肉和腊肉;清明节用麦糕、乳酪、乳饼等上坟
浴佛节(佛诞日):天馂馅(一种素馅面食)、糕糜
端午节:除了粽子外还有百索(五色彩丝),粉团(水团,又名白团),五色水团,饮菖蒲酒、雄黄酒(有害的风俗,雄黄有毒,不应内服)或艾酒。
伏日节:始于秦德公二年,食汤饼(魏晋),蜜麨(加了蜜水的炒面)、冰麨(炒面中加冰)
七夕节:瓜果酒脯,捉蜘蛛,吃巧果(又分面巧、粉巧)、斫饼、明星酒和同心脍。培养巧芽,雕花瓜。
中元节:盂兰饼馅(五代时期),两宋时,道家吃“麻谷窠儿”,佛家吃馂馅、面棋、丰糕,民间有花油饼、转明菜花、馂豏、沙豏。
中秋节:饮新酒、吃“玩月羹”,水果、月饼(南宋史籍中才记载有“月饼”一词)
重阳节:西汉饮菊花酒,唐代以前有“蓬饵”,唐代重阳节有麻葛糕、米锦糕及菊花糕、茱萸酒,宋代有万象糕、食禄糕、狮蛮糕。
冬至节:唐代有酒宴,宋代吃馄饨。
腊八节:(原为腊日节,源于上古的岁终大祭)十二月八日,唐代吃脂花餤,宋代吃萱草面。五代时腊日更名为腊八,食腊八粥(用胡桃、松子、乳蕈、柿栗等)。
祭灶日:腊月二十四日,又称小年夜。“祀灶用花饧、米饵”、“作糖豆粥”,商贩“卖干茄瓠、马牙菜、胶牙饧之类,以备除夜之用”。




――――――――――――
上述资料大部分来源:刘朴兵《唐宋饮食文化比较研究》


占tag抱歉
粉丝要是到50就写一辆执离的自行车叭…练练手…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哈哈哈哈~

【离齐】
【囚禁4/9 OOC慎入】

遖宿军帐中,"王上若是遇上了天玑的那位齐将军,绑了即可,不必斩杀。" 一红衣男子从帐中走出,不一会便隐身于黑夜之中。

不久,遖宿与天玑交战,伤亡士兵无数。天玑先前因天枢的算计,粮草供应不足,不出几日便溃不成军。齐之侃突围失败,被遖宿都督虏至遖宿,毓骁本想施刑让齐之侃说出天玑的排兵布防,慕容离的话在他耳边响起:"只要绑了齐之侃,天玑便再无领兵的将才,天玑国师那几个不成气候的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到时候把天玑纳入遖宿版图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我要你留住齐之侃的性命,我自有用处。" 罢了,既然是阿离的请求,那便算了。

齐之侃一身银白盔甲被换成了褐色的囚服,一个大大的"囚"字正提醒他自己被掳的事实。堪堪在阴暗的地牢度过一月,昏昏沉沉中,齐之侃被人拉出地牢,久违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一时间刺眼得难受。

洗漱冠发,齐之侃如同一个布偶般任人摆布。这一个月都活在深深的自责中,他在想,没有了他,蹇宾能否抵挡来势汹汹的遖宿,国师会不会趁乱做出不利天玑的事。齐之侃食不下咽,寝食难安,绕是意气风发,那也是曾经了。

遖宿宫人把他绑起来,送上了宫外的一辆马车。齐之侃无力反抗,只能乖乖坐在车上。他向车上的侍从询问,奈何齐之侃不懂遖宿语言,只能依稀分辨出"瑶光"二字。

瑶光?慕容离?齐之侃弄不懂整个事情的经过,他只是一介武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就是不知天玑如今……齐之侃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靠在车厢上假寐。

"哗啦啦"铁链的声音在空荡的殿中格外突兀,齐之侃猛地睁开眼,侧头望着周遭的环境。自己置于一张金丝床榻上,厚重的红帐让人只能模糊地看到帐外的轮廓,而手脚都被上了锁链,越挣扎缚得越紧。

殿门被推开,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仿佛怕惊扰了殿中人。齐之侃放缓呼吸,闭上眼睛。来人没有掀开红帐,而是站在帐外,"齐将军?" 慕容离?!齐之侃心中大惊,随即便平静下来,果然是他,他想要做什么?

慕容离缓缓开口:"天玑已灭,蹇宾倒是个性情中人,竟以身殉国。" 齐之侃闻言,拳头紧握,不料扯动了锁链,慕容离听到声音,勾唇笑笑,"既然,天玑和蹇宾都亡了,那就请齐将军在我瑶光安心住下,本国主定以国礼待之。"

齐之侃无力地瘫在塌上,听着殿门关上的声音,他阖上双眼。一阵细微的呜咽声从床幔里传出,渐渐地变成了哀嚎,就像小孩子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离仲】

【囚禁3/9 OOC慎入】
【乐乎放过我放过我】

"仲兄近来可好啊?"慕容离似笑非笑地看着来人,"呵,慕容离。吾王驾崩,天枢国破,这个结果你满意了?"仲堃仪攥紧拳头,身体不可察觉地晃了晃。慕容离似是没有听到那人所言,自顾自地喝着手中的酒。仲堃仪见状,欲转身离去时却被面无表情的方夜伸臂拦下。"仲兄从天枢远道而来,不会只是想问我满意与否吧?"慕容离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几缕青丝从耳边散落,遮住了精致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仲堃仪瞪了方夜一眼,快步回到慕容离面前,有些可笑地问:"那依慕容国主所想呢?"低头的人似乎笑了一下,"天枢的烈酒闻名天下,本国主想,我瑶光的羽琼酿与之相比,哪个更胜一筹?"

屋内火炉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热量,尽管是数九寒天也让人感到温暖如春。慕容离端起酒壶,走到火炉前,把手中的酒尽数倒入炉中。烧得通红的炭发出"滋滋"声,一阵白雾从炉内升起,刹时,屋内温度骤降,仲堃仪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想知道的话,慕容国主亲自一试就知,在下正好带了一壶。"仲堃仪拍拍手,骆珉拿着一壶酒从门外走进。

慕容离轻笑,"仲兄真是好手段,不仅敢闯我瑶光王宫,还悄无声息地换了宫人。"顿了顿,拿起酒壶往杯中倒酒,"既然是仲兄的好意,那本国主就领下了。" "你不怕我下毒?""如果是仲兄给的,哪怕是鸠酒我也甘之如饴。"仲堃仪一愣,压抑着发颤的声线:"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留下来,陪着我。"慕容离把"陪"字咬得特别清晰。

"为何,我与你是宿敌,把我留在你身边对你有什么好处?" 仲堃仪突然猜不透慕容离的心思。慕容离勾唇,"难为仲兄在天枢王身边许久,竟不知本国主所说的意思?" "你把话说清楚!" 慕容离撑起身子,伏到仲堃仪耳边,"就是…当我的禁脔。" "你!你就是个疯子!我不会答应你的!" 仲堃仪怒气冲冲向门外走去,方夜拔剑拦之,不一会两人纠缠在一起。慕容离慢慢地喝着杯中的酒,"三,二,一…"仲堃仪应声倒下,他昏迷前看到的画面是一袭红袍向自己走来。

"哗" 一盘冷水从仲堃仪头上淋下,"咳咳"浑身湿透的人狠狠地咳了几声,缓缓地睁开眼。一股清冷的气息袭来,下巴被人抬起,"仲兄醒了?"仲堃仪盯着慕容离,想抬手拍开揉着自己喉结的手,却惊恐发现,自己被绑在十字架上动弹不得。"放开我!" 他用力挣扎,没几下便软下了身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地牢原本就阴寒,慕容离不仅没令人燃着炭火,还把仲堃仪的衣服剥地只剩下了里衣。仲堃仪冷得没有了知觉,却怒红了眼,表情狰狞地似乎想要杀掉前面的红衣男子,可惜他做不到。"羽琼酿可是软骨散最好的解药呢。" "那炭火里有迷香?!你!" "怎么样,既然你不愿乖乖留下,那只好由我动手了。"

慕容离的手滑过仲堃仪的锁骨,冰凉的指尖激起一层电流。仲堃仪浑身发冷,身体不住地抖着,那只手却愈发向下探去,"仲兄可是在怕?" 慕容离靠近仲堃仪,温润的气息喷洒在人耳边,手不安分地揉捏着那人胸前的两点,感受着两粒在手中慢慢挺立。"看来仲兄很喜欢我这么对你?"慕容离戏谑地看着眼前面色潮红的人,"唔…不,慕容离,放我走吧,求你。"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离开?"纤长的指向小腹移去,"仲兄…仲堃仪…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留下。"

阴暗的地牢里传来一阵令人脸红声音,约摸两个时辰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仲堃仪最终被囚在了瑶光王宫内,自愿或是被迫就未可知了…

均天教师们的日常【现代au】③

艺术课。
一首李清照的《武陵春》被毓骁用苍劲的字体抄写于黑板上,同学们摇头感叹,李清照这婉约派在老师的手下硬生生被拗成了豪放派。

今天的艺术课,毓骁选择了诗歌鉴赏。艺术课嘛,在毓骁眼里就是品诗论画的,偶尔再说说中外的艺术史。同学们表示:我是谁…我在哪…老师在说啥…于是艺术课上睡觉就成了一股风气,今天的毓骁老师终于忍不住了。

"我们来看下这句'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说的是诗人…"嗯?有人睡觉?!总算给我抓到了!毓骁看了看桌上的花名册,"邓睿睿,你来回答一下,诗人想表达什么?"一脸懵逼的邓同学站了起来,用无助的眼神看着同桌朱小丽,朱小丽摊摊手表示,我也不会。

邓同学迅速换上一副谄媚的笑容:"嘿嘿~诶老师,你今天的藏辫真好看!" "谢谢夸奖,请回答问题。" 面无表情.jpg. "啊那啥,老师你看!慕容老师经过了诶!" 邓睿睿指着从门外经过的慕容离,面无表情.jpg.×2。毓骁表示,那可是我小叔叔,每天都能看得到的,我才不稀罕(bu)。

"邓睿睿, 你是不是不会啊,不会还有胆子睡觉?!………" 毓骁正准备发火时,有颗脑袋从教室的后门冒了出来,好奇地打量着整个班,那人滴溜溜转的眼睛最终把视线放在了讲台上的人身上。慕容离的声音响起:"子煜,现在是上课时间,不要乱跑。你今天刚来上班,我带你去转转。" 这是新来的老师?长得挺可爱的,叫…子煜?名字不错…课间去问小叔叔要他的电话号码吧……毓骁想着想着,气就消了,我们的邓同学也逃过了一劫。

[子煜小天使上线啦!他做啥老师好嘞………下一个日常是小哭包啦~猜猜他是干啥的~]

囤了两篇文…离仲…离齐…不敢发…我怕啊…瑟瑟发抖…打个卡…进度条【4/9】

下一个…打算写水仙叭…离黎…emmmm 我感觉这样也蛮带感的……大概吧…

讲真…我写文喜欢阿离虐人…可是看文喜欢看虐阿离的…我是亲妈还是后妈啊…实力精分了就是我叭…

占tag抱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