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酱

纯纯的瑶光子民谢谢~ALL离/黎ALL都很OK的…护我瑶光万年

【离光】无题(我不会取名字QAQ)

【向小哭包伸出魔爪】
【均天双美 欧欧吸】

「当真是个妙人」
地牢阴暗潮湿,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端坐于人前,任凭他瞪着我,反正那人也做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便由他吧。人衣衫凌乱不堪,发髻散乱。狱卒没有命令是断然不敢施虐一国之君的,尽管天璇已亡。他能这般狼狈,想必是自我挣扎而致。方夜送来的雨前龙井火候刚好,揭开盏盖,散发着腐臭的地牢多了一股绿茶的清气。单手那些杯盏,向人示意,挑眉。我在等…

「为什么」
「当初你可有给我问为什么的机会?」
「孤王终究是错了」
如此美人,死了不是可惜?命人带陵光去用膳沐浴,心里盘算着什么。身着赤色里衣躺在塌上假寐,听到门外的动静便让人进来。来人一袭紫色素衣,珠圆玉润的小脚在衣袍下摆出若隐若现,面露胆怯,不似之前的凶狠。招招手让人走近,人身上好闻的香气使得呼吸一紧。长臂一勾,把人带到塌上,翻身欺上。
「陵光…」
床笫之事,二人都知之甚少,折腾一番已是三更。看着身侧沉睡之人,心满意足地笑笑。

日日索取无度,那人终是承受不住。医丞匆忙赶来,开了几帖药后,告知我陵光已有身孕。身孕?有意思…不知是那具身子真的让人着迷还是出于羞辱报复,只要看到那人,就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玩弄,倒也没注意…

八个月之后,那人顺利产下一子,名唤陵宪。陵宪满月那天,宫人前来禀报,陵光投井自尽。我抱着陵宪,吩咐方夜把人葬了。

不过是个玩物,死了便死了吧。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