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酱

纯纯的瑶光子民谢谢~ALL离/黎ALL都很OK的…护我瑶光万年

【离仲】

【囚禁3/9 OOC慎入】
【乐乎放过我放过我】

"仲兄近来可好啊?"慕容离似笑非笑地看着来人,"呵,慕容离。吾王驾崩,天枢国破,这个结果你满意了?"仲堃仪攥紧拳头,身体不可察觉地晃了晃。慕容离似是没有听到那人所言,自顾自地喝着手中的酒。仲堃仪见状,欲转身离去时却被面无表情的方夜伸臂拦下。"仲兄从天枢远道而来,不会只是想问我满意与否吧?"慕容离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几缕青丝从耳边散落,遮住了精致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仲堃仪瞪了方夜一眼,快步回到慕容离面前,有些可笑地问:"那依慕容国主所想呢?"低头的人似乎笑了一下,"天枢的烈酒闻名天下,本国主想,我瑶光的羽琼酿与之相比,哪个更胜一筹?"

屋内火炉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热量,尽管是数九寒天也让人感到温暖如春。慕容离端起酒壶,走到火炉前,把手中的酒尽数倒入炉中。烧得通红的炭发出"滋滋"声,一阵白雾从炉内升起,刹时,屋内温度骤降,仲堃仪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想知道的话,慕容国主亲自一试就知,在下正好带了一壶。"仲堃仪拍拍手,骆珉拿着一壶酒从门外走进。

慕容离轻笑,"仲兄真是好手段,不仅敢闯我瑶光王宫,还悄无声息地换了宫人。"顿了顿,拿起酒壶往杯中倒酒,"既然是仲兄的好意,那本国主就领下了。" "你不怕我下毒?""如果是仲兄给的,哪怕是鸠酒我也甘之如饴。"仲堃仪一愣,压抑着发颤的声线:"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留下来,陪着我。"慕容离把"陪"字咬得特别清晰。

"为何,我与你是宿敌,把我留在你身边对你有什么好处?" 仲堃仪突然猜不透慕容离的心思。慕容离勾唇,"难为仲兄在天枢王身边许久,竟不知本国主所说的意思?" "你把话说清楚!" 慕容离撑起身子,伏到仲堃仪耳边,"就是…当我的禁脔。" "你!你就是个疯子!我不会答应你的!" 仲堃仪怒气冲冲向门外走去,方夜拔剑拦之,不一会两人纠缠在一起。慕容离慢慢地喝着杯中的酒,"三,二,一…"仲堃仪应声倒下,他昏迷前看到的画面是一袭红袍向自己走来。

"哗" 一盘冷水从仲堃仪头上淋下,"咳咳"浑身湿透的人狠狠地咳了几声,缓缓地睁开眼。一股清冷的气息袭来,下巴被人抬起,"仲兄醒了?"仲堃仪盯着慕容离,想抬手拍开揉着自己喉结的手,却惊恐发现,自己被绑在十字架上动弹不得。"放开我!" 他用力挣扎,没几下便软下了身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地牢原本就阴寒,慕容离不仅没令人燃着炭火,还把仲堃仪的衣服剥地只剩下了里衣。仲堃仪冷得没有了知觉,却怒红了眼,表情狰狞地似乎想要杀掉前面的红衣男子,可惜他做不到。"羽琼酿可是软骨散最好的解药呢。" "那炭火里有迷香?!你!" "怎么样,既然你不愿乖乖留下,那只好由我动手了。"

慕容离的手滑过仲堃仪的锁骨,冰凉的指尖激起一层电流。仲堃仪浑身发冷,身体不住地抖着,那只手却愈发向下探去,"仲兄可是在怕?" 慕容离靠近仲堃仪,温润的气息喷洒在人耳边,手不安分地揉捏着那人胸前的两点,感受着两粒在手中慢慢挺立。"看来仲兄很喜欢我这么对你?"慕容离戏谑地看着眼前面色潮红的人,"唔…不,慕容离,放我走吧,求你。"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离开?"纤长的指向小腹移去,"仲兄…仲堃仪…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留下。"

阴暗的地牢里传来一阵令人脸红声音,约摸两个时辰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仲堃仪最终被囚在了瑶光王宫内,自愿或是被迫就未可知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