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酱

纯纯的瑶光子民谢谢~ALL离/黎ALL都很OK的…护我瑶光万年

【离齐】
【囚禁4/9 OOC慎入】

遖宿军帐中,"王上若是遇上了天玑的那位齐将军,绑了即可,不必斩杀。" 一红衣男子从帐中走出,不一会便隐身于黑夜之中。

不久,遖宿与天玑交战,伤亡士兵无数。天玑先前因天枢的算计,粮草供应不足,不出几日便溃不成军。齐之侃突围失败,被遖宿都督虏至遖宿,毓骁本想施刑让齐之侃说出天玑的排兵布防,慕容离的话在他耳边响起:"只要绑了齐之侃,天玑便再无领兵的将才,天玑国师那几个不成气候的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到时候把天玑纳入遖宿版图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我要你留住齐之侃的性命,我自有用处。" 罢了,既然是阿离的请求,那便算了。

齐之侃一身银白盔甲被换成了褐色的囚服,一个大大的"囚"字正提醒他自己被掳的事实。堪堪在阴暗的地牢度过一月,昏昏沉沉中,齐之侃被人拉出地牢,久违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一时间刺眼得难受。

洗漱冠发,齐之侃如同一个布偶般任人摆布。这一个月都活在深深的自责中,他在想,没有了他,蹇宾能否抵挡来势汹汹的遖宿,国师会不会趁乱做出不利天玑的事。齐之侃食不下咽,寝食难安,绕是意气风发,那也是曾经了。

遖宿宫人把他绑起来,送上了宫外的一辆马车。齐之侃无力反抗,只能乖乖坐在车上。他向车上的侍从询问,奈何齐之侃不懂遖宿语言,只能依稀分辨出"瑶光"二字。

瑶光?慕容离?齐之侃弄不懂整个事情的经过,他只是一介武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就是不知天玑如今……齐之侃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靠在车厢上假寐。

"哗啦啦"铁链的声音在空荡的殿中格外突兀,齐之侃猛地睁开眼,侧头望着周遭的环境。自己置于一张金丝床榻上,厚重的红帐让人只能模糊地看到帐外的轮廓,而手脚都被上了锁链,越挣扎缚得越紧。

殿门被推开,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仿佛怕惊扰了殿中人。齐之侃放缓呼吸,闭上眼睛。来人没有掀开红帐,而是站在帐外,"齐将军?" 慕容离?!齐之侃心中大惊,随即便平静下来,果然是他,他想要做什么?

慕容离缓缓开口:"天玑已灭,蹇宾倒是个性情中人,竟以身殉国。" 齐之侃闻言,拳头紧握,不料扯动了锁链,慕容离听到声音,勾唇笑笑,"既然,天玑和蹇宾都亡了,那就请齐将军在我瑶光安心住下,本国主定以国礼待之。"

齐之侃无力地瘫在塌上,听着殿门关上的声音,他阖上双眼。一阵细微的呜咽声从床幔里传出,渐渐地变成了哀嚎,就像小孩子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