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酱

纯纯的瑶光子民谢谢~ALL离/黎ALL都很OK的…护我瑶光万年

隐世

【水仙啦水仙啦!!】
【白话文 脑洞飞出天际】
【请忽视名字、长相bug】

1.瑶光一战,谁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也许是瑶光国主只身出城门迎天权的万马千军的勇气让执明敬佩,或是念在昔日的情分,瑶光虽死伤士兵无数,但城未破,国主无伤。打了几日之后,天权退了兵,再过了几日,瑶光国主便带了玉玺去了天权。


2.悬崖上的冷风把慕容黎的衣袂吹得猎猎作响。来了天权后,他没奢望过执明会以礼相待,但也没想到,执明是为了折磨他才让他活下来的。怪不得,星铭明明已经到了他的喉前,却硬是转了弯,斩断了他鬓边的一缕青丝。

整整三年,慕容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的手沾了那么多人的血,怎么洗都洗不净了的。罢了,他叹一声,这两个字随后消散在风中。欠你们的,今日便还了吧。


3.慕容黎跳崖了,执明听到消息之后,突然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为什么要哭啊,执明想,他慕容黎铁石心肠,害死子煜和太傅,他还没折磨够呢。他折磨了他三年,吃穿用度都是极其苛刻,他…应该是受不了了吧?曾经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放下一国之主的尊严,只身到天权,对他卑躬屈膝。他为什么不求饶呢?执明又想,如果…如果他求饶,哪怕只是说一句看在昔日的情分,他一定会对他好一点的。他也曾在深夜撞见他哭,他也曾向他求饶,可他全然没放在心上,只当,这又是慕容黎的计谋罢了。原来…他已经不信他到如此地步了…

4.慕容离背着草药从溪边经过,看到一块石头上卡着一坨红色的东西,走近一看,妈耶,咋是个人!


5.慕容离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自他把这坨“东西”捡回他的小居已经好几天了,这人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他可把他会的能用的都用上了。主要是,那个人霸占了他唯一的床,害得他一连几天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腰好痛。


6.当慕容离从集市上回来时,看到本应是躺在床上的人坐在了茶几边上喝水,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油纸包。那人抬眸,清冷的声音传过一句多谢,对慕容离的东西没多大在意。慕容离今天运气好,在山上挖到一颗小人参,去药店卖了个让他满意的价钱,兴冲冲地跑去醉香居买了一只他垂涎已久的烤鸡。

慕容离把油纸包放在桌上,叉着腰转身对注视着他的人说道:“喂!这个是我的,你可不能跟我抢!咳…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给我干活去,用了我那么多草药,你得补偿!” “我不叫喂。” “那你叫什么?” 那人被问到一愣,想了半刻,“黎慕。” “哦…啊对了我叫慕容离。” “那我以后叫你阿离吧。”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慕容离心想,跟你很熟啊叫的那么亲密!有些怒气的人看着慕容黎变得落寞的神情,心中有些不忍,“哎呀好了好了,随你吧,你想怎么叫都可以。” 慕容黎的思绪被无奈的声音拉回,“黎慕你赶紧给我劈柴去,不然你拿什么赔我买的药!” “以身相许如何?” 被点名的人戏谑地看着慕容离,“你再不去我就赶你走!”

“阿离别生气,我这就去。” 慕容黎起身往外走,到门边时踉跄了一下,阿离翻了一个白眼,急忙走过去扶了一下,“算了算了,你不用去了,先跟我辨认草药吧,等你好了以后就跟我到后山去挖,然后到集市卖了。” ”嗯好,所以说,你给我的草药是你挖的不是你买来的?“ 阿离像是被戳中了什么,恼羞得跳脚,“我亲手挖的!不用力气啊!我挖的就不值钱了?!” “别气别气,我也没说不值钱啊。我跟你学,乖。” 阿离拖着慕容黎往内室走去~拿过背篓,把里面的草药一株一株摆在桌上,然后开始给慕容黎上课,“这个是当归,这是葛根,那是地胆头,这是景天……” “阿离,你说错了。” “什么错了,你才错了,啥也不懂你别叨叨!” 慕容黎也不管他,径直说道:“那个是山药不是葛根,还有这个,是石斛,挺珍贵的,还有……” 不!我不听!我才不信!他骗人!他才是错的!诶…等等…他刚刚…说什么?


7.有了慕容黎的帮助,阿离采摘草药的质量越来越好,不出半月,阿离的荷包塞得满满当当的。一日在集市上,二人路过一典当铺时,阿离停了下来。慕容黎低声询问他怎么了,他伸手摸了摸腰间的荷包,“黎慕,你在这等我一下。” “好。”


8.“当时我实在是饿得没有办法了,只好把这箫给当了,但没当到多少钱,我就买了几个包子和一本医书。后来就靠着自己采的药养活自己了,很多次我都想把它赎回来,想了想又放弃了。幸好你还是有点用的嘛,所以才把它拿回来了,改天我吹一曲给你听听如何?” “好。阿离,再过一段时间,我们的银两就够你买一把质地上乘的玉箫了,你为何执着于这把被虫蛀的竹箫呢?” 慕容黎节骨分明的手划过箫身上的虫洞,阿离喝了一口杯中的佳酿,“你不懂的,黎慕。这是我幼时的一位好友所赠,后来他随家人南下,从此杳无音信。我不舍,不舍箫,更不舍他…” 慕容黎自醒来那天,就没见过阿离的脸上有过这样的神情,仿佛一只被人抛弃的小兽,可怜得紧。慕容黎叹了口气,不知是回应阿离还是跟自己说,“我懂,我又怎会不懂…”阿煦亲手制的,嵌了短刃的竹箫;离开天权时执明费尽心思为他寻来的古泠;与遖宿决裂时毓骁赠的白玉箫…他又怎会不懂阿离的心情。“你说你懂什么?” “没什么,你醉了,回屋里睡吧。”

9.一缕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落在躺在床上的人身上。阿离翻了个身,抱住了身边的另一个人。嗯,冰冰凉凉的真舒服啊……诶!!!阿离猛地坐起来,拧过头去看睡在他身边的人。那人眉头紧锁,冷汗布满额头,口中呓语连连。阿离低头去听,只听得一句,便再无其他。

骗子,你还是负了我。


10、 阿离伸手抚平皱成川形剑眉,仔细端详着慕容黎的脸半刻,总觉得有几分熟识,摇了摇头把奇怪的想法甩出去,随后双手用力地拍着他的脸,直到白皙的皮肤渐渐浮上几个手指印,他才轻咳一声,别过身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你醒啦?”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阿离轻笑一声,心情不错似的跟慕容黎开起玩笑,“黎慕,你把我睡了是不是要负责?”“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要不,我们回忆一下?”说罢,慕容黎把坐起身的人搂住,一个翻身就把开玩笑的人压在身下。阿离急忙推搡着人,声音也带了几分颤抖:“不!不要...我开玩笑的!放开我好不好...”到了最后声音染上哭腔,慕容黎也不好再逗他,松开禁锢人的手,“抱歉。”

11、 阿离立于明月下,慕容黎拿着竹箫走过去,“吹一曲吧,你答应了的。”阿离没有开口,却用行动回答了慕容黎,他伸手接过,慢悠悠地吹了起来。慕容黎定定地望着那人,白月光落于他肩上,白袍衬得他更加清秀,像一个仙君一样,心蓦地跳漏一拍。许是感到有人在注视自己,阿离的耳朵悄悄爬上几抹绯红。

12、 自己原本也是会吹箫的,只是这双手沾满了鲜血,再拿起箫,怕是玷污了。既然执明已成天下共主,自己也得幸活下来,不如了断念想,忘却前尘旧事,与眼前人留于山野中也未尝不可。

13、 “夜深了,回吧。”慕容黎把披风给阿离系上,抓住他的手往屋里走去。二人并躺在床榻上,不一会,慕容黎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单手撑起头,看着阿离的睡颜,轻声道:“阿离,可否留我一辈子,我喜欢你啊。”明知得不到回应,可还是说了,又看了一阵,轻叹一声,卸力躺下。原来应该熟睡的人,缓缓睁开了眼,望着慕容黎的背影,一夜无眠。

14、 阿离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出现在慕容黎面前的时候,着实把人吓了一跳,“阿离你怎么了?”阿离嘟囔着:“还不是怪你...”“怪我?怪我什么?”“没什么,诶对了,黎慕,你什么时候走啊?”慕容黎笑得苦涩,“阿离你...想我离开是么?”阿离支支吾吾道:“要是不走,留下来也是可以的。”“一辈子吗?”

15、 半年过去了,二人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听闻醉香居要开一家分店,阿离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一半的钱,做了分店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股东。因为醉香居的口碑,分店刚开月余,就赚了个盆满钵满,阿离作为股东,自然得到了不少分红,笑得眉眼弯弯的。阿离和慕容离商量了几天,在周游列国还是开个小药铺间不断纠结,最后阿离一拍桌,做了决定:翻修这个小破屋,添置家具!
“老板!我要订一张金丝楠木的床!”
“订床做什么?”
“咱们两个人诶!”
“所以...?”
“我总不能一直跟你睡吧?到时候我睡新床,你睡现在那个小破床,一人一张,多好啊!”
“......”
“二位客官,要订多大的?”
“订什么订,不订了,走!”

16、 小居没过多久便焕然一新了,阿离兴奋地看来看去,家里的家具也都重置了,唯独......阿离看到那张破旧的小木床,脸色阴沉地看着慕容黎,慕容黎悻悻地摸摸鼻子。“今晚你睡地上!”“为什么?”“因为你不让我订床!”“可我们一直都是一起睡的...”“......”

17、 阿离在收拾二人的衣物时,发现慕容黎的里衣有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好奇地把东西翻出来。一枚金灿灿的令牌躺在阿离手上,令牌上印有“瑶光”二字。晚饭时,阿离难得没有说话,慕容黎正诧异的时候,对面那人幽幽开了口:“黎慕,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哪里的人呢?”“瑶光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没,随便问问。你是瑶光的王爷嘛?”“怎么会,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啊。”“为什么你会落崖?”“上山的时候失足了。”“骗人!”阿离甩出一块东西,狠狠地砸在了慕容黎的心口处,“普通老百姓会有瑶光王室特有的令牌么?黎慕,你还要瞒我么?黎慕...慕黎...慕容黎?瑶光国主?”“对,但阿离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的!”“好,你说,我听着。”
从日暮到三更,慕容黎讲了好几个时辰,才把他坎坷的半生说完。他的事迹,阿离也略有耳闻,知他经历过的比所说出来的还要艰难,竟悄悄红了眼眶。

18、 我讨厌有权有势的人,特别是王室中人。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好友并没有随家人南下经商,而是入宫当了侍卫。有一次,他被一个侯爷看中,想带他回府。好友抵死不从惹恼了侯爷,于是侯爷便把好友凌辱了。这件事我也跟慕容说过,所以当我拆穿他的身份的时,他才这么慌张吧。

19、 慕容黎搂着阿离坐在小院的上,阿离揪着慕容黎的头发问:“慕容,你真的不想回去么?”“我若想回去,早就在醒来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何必留到现在。既然我从峭壁跳下,世人皆以为我亡故,那慕容黎便是死了的,瑶光国主也不存在了,活下来的是你面前的慕容,一无所有的慕容。”“你还有我。”

20、 “老板我要订床!”
“怎么又是你们啊,来捣乱的吧!”
“这是定金,上次的事对不住了啊。”
“那不知两位客官要多大的,要什么材质的床呢?”
“刚好够两个人睡就行,用最坚固的材质就行,不然晚上老是晃来晃去,散架了就不好了。”慕容黎说完,挑挑眉看向阿离,阿离冲着慕容黎的腰侧反手一拧,“慕容!你不要脸!”“哎哟你谋杀亲夫啊!我怎么不要脸了,要不你亲亲,看看我脸还在不在?”“滚!”

21、 我心悦你。
我也是。
这辈子一起走吧。
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