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酱

纯纯的瑶光子民谢谢~ALL离/黎ALL都很OK的…护我瑶光万年

【师门私设年贺】

锦年至,浮生日暮。
吹落絮,迎风无度。
遥望城池一路。
年岁末,人平安。
落尽寒梅,满城微暖百家欢…

被院子的鞭炮声吵醒,嘟囔着拉被子盖过头,而后又似是想起什么,猛地掀开身上软绵绵的被子坐了起来。浓重的硝烟味中传来忙碌的脚步声,按照惯例懵了一会之后,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利索地穿好衣服。

“终于舍得起床了?”师父依旧穿着淡雅的白袍,手里端着几盆瓜果走过我房门,伸手拿下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无视身后能把人盯出洞的眼神,一溜烟地跑了。转入一个拐角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瘦弱却温暖的背,头顶传来温润的声音:“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怎的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抬头一看,穿着款式与师父差不多的白袍的师兄正拿着两个对联往鎏金柱子上贴。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不伦不类风格迥异的衣服...呃...大概是个假徒弟没跑了。咬了一口手中娇艳欲滴的苹果,喜滋滋地问人需不需要帮忙,却得到一个“你身高不够”的回答。生气地把咬了一半的苹果塞在人嘴里,气哄哄的走掉。

我从厨房的门框旁伸出半个头,看着里面热闹成一团,可太师祖一人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包着饺子完全屏蔽了身边一群打打闹闹的。悄咪咪绕过其他人溜到师祖旁边,师祖含笑伸手揉了揉我的发顶:“来,师祖告诉你哪个饺子里放了小金币。”说罢就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六个精致的白团,连忙感激地点点头冲着师祖甜甜一笑。可是师祖啊...你面前这上百个饺子都长得一摸一样,出锅之后谁还认得谁啊?!
在院子里东转转西晃晃,天也慢慢黑了下来,四处张灯结彩。窗花、年画、对联贴满了大大小小的房间,平日里略显古雅的小院也带上了喜庆的意味,饭菜的香味充溢着每个空间。一大家子在饭桌上推杯换盏,祝福语欢笑声一浪接一浪。

年夜饭过后,众人坐在小院的碧湖旁围着暖炉守岁,长辈们看着几个小辈在旁边行酒令猜谜,一时间好不热闹。子时过了一阵,大伙儿们都纷纷回房了,我在湖边站了一会,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忘了呀......

诶...我的压岁钱呢?

评论